【鼻咽癌】的放射治疗是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手段,但是伴随有效治疗的同时,往往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鼻咽癌放疗后遗症。严重者,生活质量大打折扣,苦不堪言,周洁梅就是其中一位。周大姐吸氢一个月后,她说,现在耳朵里一点脓也没有了,鼻子呼吸顺畅了,生活质量大大提高。

今年64岁的周洁梅退休前世广东省医疗机械公司的职员。2001年12月的一天,她发现鼻子流血,恰巧那天因工作需要,他要往广东省中医院去一趟,同事善意提醒她”最好顺便去做个检查“。

很快,这个”顺便“的检查有了结果–鼻咽癌I期。周洁梅随即入院,进行了3个疗程共计36次化疗。此后每年夏查,肿瘤都没有复发,她生活如常,患癌的阴影逐渐散去。

就在患癌症后的第10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周洁梅开始出现烂牙,接着舌基逐渐萎缩导致口齿不清,听力受损,吞咽困难,嗅觉也出现问题。医生告诉她,这是鼻咽癌放疗的后遗症,没有特别好的治疗能通过按摩、做康复操等手段,”控制病情发展“。

”放疗后的那个苦呀,远比癌症本身更折磨人。“周洁梅述说着,眼泪巴扎巴扎留下来。景观坚持康复锻炼,但周洁梅的症状并未得到改善。因为言语受阻,她还成了语言一级残疾人。耳朵问题也持续恶化,左耳时常流脓,听力越来越弱,到后来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了。 庆幸的是,残疾并没有摧毁周洁梅的意志。他是一个十分自会的人,酷爱书法和绘画,他强忍痛苦,经常到老人院进行书画表演,给偏远学校的孩子义务教授绘画。作为广东省生命之光之光癌症康复协会鼻炎病种康复工作的负责人,他积极组织参与协会各项活动,帮助鼓励病友。

在外人眼中,周洁梅坚强、乐观,是热心公益的活跃分子。别人不知道的是,放疗的后遗症并没有因为她的坚强而退去。她一直在寻求有效的治疗方法,针灸、理疗、中草药都试过了,可惜收效甚微。

2018年10月18日,他来到”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免费体验吸氢,一连吸了4天。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以前气候转变,有温差,我就鼻塞、耳鸣。吸了几天后,我从室外走进空调房,发现情况大为改善。另外,耳朵流浓而减少了。“

于是,她推掉了所有社会活动,全心全意到工作室吸氢。吸了一个月后,她说,现在耳朵里一点脓也没有了,鼻子呼吸顺畅了,生活质量大大提高。

日前,她专程把自己的亲笔字画送到工作室,以表达对徐克成教授及工作室员工的感激之情。她说:”徐克成教授是我们生命之光的会长,在他的大爱教育下,我学会正确面对人生。他推广的氢气控癌,让我受益良多,真的很感激他!

徐克成教授常说,康复是对癌症“主流”治疗的补充。癌症治疗的目的不仅要让患者活下来,而且要活得好,有质量。像周大姐放疗后的并发症就让她痛苦不堪。但放疗这种迟发性并发症并非人为的,是放疗本身固有的特性决定的,患者无法“怨天尤人”,只能无奈忍受。

事实上,尽管现代医学研究成果多多,但对于这种看似简单的并发症,除了对症处理,暂时性缓解症状,一般无能为力。周大姐的放疗并发症那样严重,吸氢后能有如此良好的改善,也许是她意想不到的,也是出乎我们意料的。

已有关于氢减少放疗副作用的临床研究。2011年来自美国匹兹堡大学的一项临床研究提供了证据。接受放射治疗的肝癌患者同时接受氢6周,结果显示接受氢的患者放疗过程中生活质量评分明显高于没有接受氢的安慰剂组。两组患者放疗效果无差异。接受氢的患者血内活性氧产物较安慰剂组为低。

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孙学军教授等的研究发现,氢能减少放射线造成的动物死亡率。接受致死剂量的放射线照射小鼠,2周后90%死亡,而同时接受氢的动物只有20%死亡。两组相差十分显著。作者认为,氢能保护射线造成的动物整体损伤。

徐克成教授认为,周大姐的放疗并发症在吸氢后改善,从理论上是可以解释的。

放射线治疗癌症的机理:一是射线直接对DNA分子链的作用,引起单链断裂,双链断裂。二是间接作用,是射线对水分子的电离,产生活性氧自由基。自由基再与生物大分子(RH)相互作用,再作用于DNA链。也就是说,自由基能杀伤癌细胞。但放疗不会仅仅对准癌症组织,几乎总会伤及邻近的正常组织。特别在鼻咽癌,局部结构复杂,“殃及池鱼”在所难免。

周大姐在接受放疗后第10年发生烂牙、舌基萎缩、嗅觉丧失、说话不清、耳流脓等,就是这种“殃及池鱼”的后果。辐射引发的大量毒性活性氧持久作用于局部,引起慢性炎症和组织破坏,后两者又促进活性氧产生,如此形成恶性循环。周大姐的并发症经久不愈就是这个原因。

氢气能选择性中和毒性活性氧。吸氢康复是上天给周大姐送来的礼品。她那么坚强、热心、有爱心,理应得到这份奖赏。

#祝福周大姐! 

参考文献:徐克成专家氢研究

Solverwp- WordPress Theme and Plugin